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实现文化与商业上的共赢

  近年来,中国流行文化产品“出海”成为常见现象。据媒体转引研究机构数据,抖音国际版TikTok风靡日本及东南亚市场,在美国的月度下载量曾经力压“脸书”等知名软件,跃居市场首位。一系列来自海外的好消息,再次将整个短视频行业推到台前。
    在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举行的“大师伴我行”首届创·新文化金融主题峰会暨慈善音乐会上,现代舞、交响乐、非洲鼓轮番上演,为观众带来一场独特的视听盛宴。
  此次峰会以“融合创新、聚势共赢”为主题,由论坛、音乐会两个互相穿插的版块组成,中国交响乐指挥大师陈燮阳、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陈钢、俄罗斯舞蹈家戈尔杰耶夫、法国里昂商学院副校长王华、华裔作曲家左贞观、媒体人于其多等文化、金融多领域大咖齐聚一堂,共话文化融合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文化产业正逐渐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如何跨界整合,推进高品质文化腾飞,已经成为社会热议话题。峰会上,上海陈燮阳音乐中心、上海张键儿童剧艺术中心、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上海舞蹈中心揭牌成立,将通过社会资本注入,进行文化演艺、体育赛事、教育培训、慈善公益等方面的产业集聚,实现文化与商业上的共赢。
  “我的最终目的是吸纳上海及各地优秀人才,组建陈燮阳音乐中心交响乐团,能够体现出我的风格和理念。”上海交响乐团名誉音乐总监、国家一级指挥陈燮阳说,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繁荣上海文化事业,重视人才是关键,“我在上海工作、生活多年,上海培养了我,我也要为上海多做贡献。”
  上海陈燮阳音乐中心、上海张键儿童剧艺术中心、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上海舞蹈中心揭牌成立
  话剧演员张键出生梨园世家,自幼学习京剧,有着很深的戏曲功底,后成为儿童剧演员,如今是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音乐剧专业学科带头人。“在我国,儿童剧这个剧种一直很红火,它有着寓教于乐的性质,对孩子有一种艺术上的熏陶和培养。2016年我们创排了原创儿童音乐剧《再唱二小放牛娃》,深受孩子们喜爱。”她说,“企业和艺术联手,为文化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有利于儿童剧的发展及推广。”上海张键儿童剧艺术中心成立后,将继续沿着儿童音乐剧的道路走下去,未来会开展更多的儿童剧培训,并结合课本编排课本剧,送戏到校;此外还将在儿童剧中注入擅长的戏曲元素,丰富儿童剧的表现样式。
  现场,静安区启慧学校的学生们共同表演了非洲鼓。这是一所致力于智力障碍儿童九年义务教育的特殊学校。“我们希望搭建特殊儿童艺术展示的舞台,用艺术的方式对特殊儿童进行康复教育。”近期,上海慈善基金会与上体文化共同发起成立“启音天使”专项基金。基金会副理事长姚宗强呼吁,汇聚文化的力量、艺术的力量、资本的力量,让更多特殊儿童能够快乐成长。
  整场活动在动人的乐曲中落下帷幕。音乐会由指挥家伊戈尔·布赫瓦洛夫领衔,拥有90多年历史的世界国宝级乐团白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为与会嘉宾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音乐盛宴。柴可夫斯基 《天鹅湖》组曲、肖斯塔科维奇《节日序曲》、李焕之《春节序曲》等耳熟能详的曲目,令人如痴如醉。短视频无疑是近两年来互联网产品的新风口之一,其主要指通过手机拍摄、在手机上观看传播、时长不超过1分钟的视频内容,以及以“算法推荐”“双击点赞”“滑动看下一条”为基本框架的APP产品形态。在短视频诞生之初,其内容还是以多样化生活片段分享为主,这也符合手机拍摄的基本应用场景。随着行业发展,短视频创作方式从“百花齐放”逐渐呈现“中心化”倾向,即围绕个别爆款视频进行模仿和改编。这种变化使得模仿创作逐渐代替传统的随手记录,同时也将“洗脑”“魔性”“跟风”“循环”等词语与短视频联系在一起。在这场演变中,抖音起到关键的推动作用。
  抖音与同期诞生的诸多短视频产品相比,独特卖点在于“音”:不同于常见的“为视频配音”,新玩法是“为音配视频”。抖音上任何短视频的音频部分,对白、伴奏、背景音乐等都可以被其他用户方便地调用,再配上自己拍摄的视频,产生新的作品。事实上,对大部分作品而言,“引用”音频的同时,往往将原来的视频创意也一并借鉴,成为二次演绎,有时是一板一眼的“模仿”,有时是刻意搞怪的“戏仿”,有时甚至能产生点燃全新创意的“火花”。平台也有意识捕捉具有爆款潜力的短视频,并以“话题”“挑战”等方式进行推广,引导其他用户进行模仿。甚至有“抖友”如是评论:看到这个视频,就看到了之后几天的抖音。
  这种基于模仿的“爆款文化”自有妙处:极大降低短视频创作门槛,让用户以低成本获得创作快感;满足人们从众的潜在心理需求,在大量“拍同款”“拍同框”中找到同好者,获得认同感。同时,海量的用户基数,在模仿过程中加入多样化个性元素,更容易让爆款在“基因变异”中不断进化。模仿者一朝走红变成被模仿者,这种现象在抖音中屡见不鲜,也符合安迪·沃霍尔“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的著名论断。尽管抖音也在努力加强“记录生活”功能与社交属性,但不可否认,用户广泛参与的爆款模仿才是抖音令人爱恨交加的“魔性”之源,也为同类竞品广为借鉴,成为短视频行业独有的生产模式与文化现象。
  然而,这种模式也注定低价值的简单模仿将成为作品金字塔的庞大基座,泥沙俱下很难避免。高重复度的作品池令抖音饱受恶评:反复响起的同一段音频令旁听者不胜其烦;大量低质量的跟风缺乏趣味和创意;沉湎于短暂快感的消遣模式浪费大量时间;因盲目模仿一些桥段而骚扰他人、损害公益的新闻也屡见不鲜。但这种模式同样催生出了一些颇具创意的短视频小品,在极短篇幅内多次运用剪辑、安排反转,显示出一定的创作才华。许多机构也借助短视频平台进行全新演绎:国家博物馆等7家博物馆与抖音合作的“奇妙博物馆”创意视频刷爆全网,成为国内博物馆界近年来热度数一数二的网络推广活动;各地警方开设抖音账号,借爆款视频的“套路”传播警务知识、展现警察形象、沟通警民关系,已经是基本操作;一度爆红的“文字快闪视频”“手指舞”,原本是适应短视频这一媒介才应运而生的艺术形式,已经多次被主流媒体用于传播主流声音、凝聚社会共识,这种互联网“土生土长”的产品形态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传播能力。
  纵观大众文化消费品流变,微小说、微电影、“洗脑神曲”,乃至“速读名著”“知识经济服务”“短视频”,他们的次第走红表现出当下大众文化消费通俗化、碎片化、“短平快”的特点,当科技进步带来信息传播的提速,会催生出与之相匹配的文化产品载体。所幸的是,其对既有文化消费品市场的影响并非“颠覆格局”,而是“打开增量”:一个小说名著爱好者不会因为“三分钟速读”的出现而放弃读原著,而从来不读小说的人却可因此初窥文学门径。同理,也不必把短视频产品摆到严肃文化、主流文化的对立面。以爆款短视频为主流文化传播赋能,可以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而有了正确的价值导向引导,爆款之路也能走得更远。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1-0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