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社企剥离 农场改“居”傍晚时分

   唯一的出路,就是深化改革。2015年底,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成立,原海南省农垦总局的实体地位被取消,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社会管理职能属地化等关键领域改革稳步推进,初步实现从政企社混合实体向完全市场主体转变。
  政企分离 激发活力,“企业化喊了几十年,这次最彻底。”东昌农场公司副总经理张昌武说,新一轮改革真正打破干部身份,农场真正变为公司。
  海南农垦曾是海南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生产总值一度占全省的1/3。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政企社不分的体制机制藩篱日益凸显。
  2008年,海南农垦迈出实质性改革步伐,但农垦总局和农垦集团“两块牌子、两套人马”相互掣肘,资源难以整合。农垦总局仍牢牢地控制各个农场自主经营权,从上项目到招人才仍旧是行政化管制。
  “农垦集团没有向农场下达经营刚性指标,农场干部拿的是死工资,相当于旱涝保收,缺乏经营的头脑和动力。”红明农场公司董事长王波坦言。
  2015年12月,原海南农垦总局的实体机构被取消,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成立,38家农场转企改制成立27家农场企业和4家产业集团,成为自主经营的独立市场主体。从此,海南农垦结束了“政企合一”的历史。
  “海南农垦涉及旅游和地产的8家二级企业和25家投资公司‘小、散、弱’,仅管理人员就有245人,整合重组为海垦实业集团后,只剩下87人,每年仅管理运营费用就省下1500万元以上。”海垦实业集团副总裁卢致洲介绍。
  去行政化后,农场干部竞聘上岗。许多干了几十年的科长、处长,竞不上岗就当普通职员。围绕盈利目标,海南农垦建立与业绩挂钩的考核和薪酬体系,下达总部各部门和二级企业KPI考核指标,并签订经营目标责任书,实施绩效薪酬,严格按照考核兑现奖惩。农场场长变身二级企业董事长,凭业绩领薪酬,绩效从零元到50万元不等。“干好干坏一个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王波仍坐在原农场场长办公室办公,身份却完全不同,年薪也从8万元涨到16万元。“有动力更有压力,集团对没有完成任务的企业绩效责任人实行红黄牌警告,连续红黄牌警告,就得下岗。”
  通过改革,海垦系统腾出数百个管理岗位公开竞聘,企业管理层的选拔任用不再熬年份看资历,而是带目标、带措施竞聘上岗。2016年以来,海南农垦前所未有地开展3次大规模全国公开招聘,聘用包括二级企业总裁、中层管理人员在内的170余人。
  社企剥离 农场改“居”傍晚时分,海口市琼山区大致坡镇的东昌居,篮球场、戏台等公共活动场地愈发热闹起来。
  “不止这些,还有30公里乡村道路、一万多人口的饮水工程……改‘居’后,地方政府一年投入近千万元,都做起来了。”东昌居居长李忠说。
  李忠说的改“居”是在2016年6月,海南农垦首个社会管理属地化试点东昌居成立,承接从原东昌农场剥离出来的100多项社会职能及公共服务。
  随着社会职能属地化改革的推进,海南农垦将社会职能向地方转移。垦区所属的公安、学校等移交地方政府管理;危房改造、小城镇建设、美丽农场建设、道路建设养护等民生项目纳入全省统一规划,由属地政府组织实施。
  近3万名在职和退休人员移交后,工资、养老金等大幅增长;1.9万名教师工资提高1倍以上;垦区纳入属地医疗保险,住院医疗费报销从原农场统筹的封顶1.2万元提高到25万元。
  海南创造性地设“居”,以政府授权和购买服务的方式,来承担农场剥离出来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目前,海南农垦已完成所属40个农场(所)设“居”的工作,82个“居”共接收原农场从事社会职能工作人员近3000人。数据显示,仅农场社会管理属地化改革补助经费一项,海南省委和省政府每年就新增4.25亿元财政预算补助市县。
  移交后,东昌农场场部机关17个以上科室合并为6个职能部门,管理人员由60人减为23人,分流社会职能工作人员158人,每年减少社会职能负担850万元。农场公司得以“放开手脚”,专注向企业化、产业化、市场化转型。
  在东昌居,22名工作人员服务1万多人口。
  “农场改‘居’的创新就在于打破编制,实现管理、服务、自治的功能。”李忠说,“过去,农场居民办事得到场部机关一个个科室签字盖章。设‘居’后,向居民提供一站式服务,居里的事务直接上报到琼山区,办事方便多了。”
  盘活土地 产业多元“我们都是农垦改革的受益者。”原红明农场职工陈会华,自去年退休后,农闲时喜欢在自家别墅里烹煮咖啡,与农场老同事叙话农垦往事。
  陈会华原是红明农场拖拉机队队长,1992年因拖拉机队解散下了岗,四处打散工。1998年,红明农场调整产业结构、转型发展荔枝产业,他承包了农场110亩土地种荔枝,每年收入20多万元,几年下来便盖起了300平方米的别墅。
  如今,在红明农场,像陈会华家这样的“荔枝楼”共有3500多栋。王波说,这得益于近年来农用地规范清理,红明农场9.4万亩土地中,有5万多亩由职工承包自营。
  “过去,农场土地管理粗放,未确权地、争议地、被占地等‘三类地’问题突出,职工意见很大。”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农场事务部部长王绥文说。
  新一轮改革,海垦集团联合国土、农业部门推进垦区“三类地”确权和调处,根据土地使用历史和现状确定土地权属,调处一宗、登记一宗、发证一宗。
  目前,海南农垦土地登记发证面积990.48万亩,登记发证率95.12%。垦区各单位承包租赁合同换(补)签率整体超过96%以上。清理收回私垦私占土地59.61万亩,其中30万亩农业用地将作为生活保障田,优先用于安置约4.4万名无地少地困难职工。
  垦区农用地流转价格由前3年平均每亩每年67元提高到135元,2016年半数以上农场仅凭租金收益就扭亏为盈。从今年开始,海南农垦可实现土地租金年收入2.2亿元,较前3年平均收入增加1.46亿元,增幅达213%。
  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思涛表示,清理规范土地的同时,海南农垦积极破解“一胶独大”却“一胶难支”的困境,重点发展天然橡胶、南繁育种、热带水果等八大产业,加快建设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南田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园等八大园区,力争用3至5年发展成为热带农业王牌产业的主力军、热带特色农业的排头兵。 入冬的海南绿意盎然,瓜果飘香。为期5天的海南冬交会落下帷幕,吸引近两千家企业参会参展,包括来自34个国家的138家境外企业。
  已经举办了21届的冬交会,不仅成为连接农业、农村、农民的重要载体,还是海南开展“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窗口,见证了海南热带农业强品牌、重开放、筑高地的现代化之路。
  强品牌:“南菜园”热带农业结硕果
  每年出岛近400万吨瓜菜、200多万吨热带水果,海南成为全国人民重要的“南菜园”,农产品品牌渐行渐强。截至目前,海南已获得农业农村部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28个,全省累计认定名牌农产品115个、无公害农产品1163个,成为吸引各地市场的“金字招牌”。
  冬交会期间,海南公布海南芒果、海南莲雾等十大省级农产品公用品牌,打响了“海南农品,四季领鲜”的品牌宣言。海南省农业厅总农艺师黄正恩说,针对农业品牌“小散弱”,同类产品各自为战的问题,海南整合各市县区域品牌和各企业品牌,做大做强农产品公用品牌,按照标准、规划、设计、追溯、管理“五个统一”进行打造,“抱团”闯市场。
  在澄迈县桥头镇,农民利用富硒沙地种植的“桥沙地瓜”口感甜糯,每斤能卖出11元高价,造就了年产值4亿元的大产业。该品牌负责人姚晓莹说,“海南地瓜”品牌通过冬交会广泛传播,桥沙地瓜也吸引了北京新发地等市场的客商前来洽谈合作。
  依托得天独厚的气候、水土资源,绿色发展正引领海南农业提质增效。在白沙黎族自治县,黎族青年符小芳带领村民种植的“五里路”有机茶通过认证,远销海外。
  重开放:“一带一路”农业合作方兴未艾
  一个多月前,海南省与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省缔结友好城市。如今,保加利亚“三宝”酸奶、玫瑰油和红酒在冬交会亮相。在“一带一路”国际馆,34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种产品吸引市民游客争相选购。
  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之际,冬交会成为海南开展对外合作的重要平台。今年9月,澳大利亚农业龙头企业璞乐农业公司进驻海南。该公司在冬交会上展出了小西兰花等专利农产品。
  “通过签订互换协议,我们将无核荔枝引进澳大利亚,把澳芒等品种带到海南种植。公司正在海南建设基地,推动更多专利农产品在海南大规模种植。”该公司董事长吉赵智说。
  以农业科技为纽带,海南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日益紧密。在参加冬交会期间,斯里兰卡西方省省长顾问佩雷拉表示,斯里兰卡在水稻、瓜菜等热带作物方面有广泛合作空间,将加快从海南引进农业种植加工技术。
  近年来,越来越多“洋学生”来中国“学种地”。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累计为95个国家2000多名学员举办了60多期国际培训班;2017年至今,两批印尼留学生来到三亚市南繁科技研究院,系统学习了南繁育种栽培技术。
  据海南省农业农村厅统计,近年来,南繁杂交水稻企业到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扩种水稻约9000万亩。隆平高科等一批南繁企业立足海南,到海外建立科研试验点和示范基地,使更多国家共享南繁成果。
  筑高地:中国最大自贸区擦亮热带农业“王牌”
  “解决好‘三农’问题是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重要前提和底线目标。”冬交会期间,海南省政府有关负责人指出,海南80%的土地、60%以上的户籍人口在农村,农村是自贸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民是参与自贸区建设的重要力量。
  今年4月,海南迎来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历史契机。建设国家热带农业科学中心、琼海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农业绿色发展先行区、国家热带现代农业基地、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一中心两区三基地”,为海南擦亮热带农业“王牌”指明方向。
  在位于三亚南滨农场的中国农业大学作物育种海南基地里,科研人员刘波正在查看水稻长势。从科研人员四处奔走找农民租地到土地供应服务完善,海南完成南繁科研育种保护区26.8万亩全部纳入永久基本农田,实行用途管制工作。
  针对南繁建设管理立法,为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建设提供制度保障;完成《国家热带农业科学中心建设规划(草案)》编制;开展官方动物集中隔离区、水产隔离中转研发基地、官方植物隔离区等选址的研究论证……半年多来,“一中心两区三基地”建设实现良好开局。
  “资金、技术、人才、信息等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为海南热带农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副主任徐宏源指出,自贸区建设将放宽外资市场准入,吸引外商投资海南种业、农产品加工等领域。农业农村部支持海南创建出口农产品生产基地和优势区,将促进海南热带农业发展。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18  【打印此页】  【关闭